365bet开户注册_365bet账号解封_365bet备用网址 888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艺苑撷英 >

《归一统____冼夫人列传》 第七回 义盗

时间:2013-03-06 21:42来源:互联网 作者:佚名 点击:
萧朗跨过邻家连着的几个屋脊,看到房后有条幽暗的小巷,便跳了下来.小巷中平时人就很少,现在也是不见一个人影。萧朗在小巷中三拐两拐,竟然又拐到那条大道的后街上。

? ? 萧朗跨过邻家连着的几个屋脊,看到房后有条幽暗的小巷,便跳了下来.小巷中平时人就很少,现在也是不见一个人影。萧朗在小巷中三拐两拐,竟然又拐到那条大道的后街上。
  后街两侧尽是被惊醒午睡的村民,正在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交头接耳地胡乱猜疑着刚才的事情。蓦然看到小巷中冲出个凶神恶煞般的大汉,手中握柄短刀,脸上及衣服上还带着斑斑血迹。众人吓得谁也不敢再说话,慌忙散回各自家中,将房门栓紧。但毕竟掩不住好奇,大着胆扒着门缝往外偷看。
  这个小村不大,就这一条主道。主道很长,萧朗回头望去,牛四家已完全脱离他的视野,只有捉拿他的呐喊声还在隐隐传来。他浑不理会门缝后那些偷窥的目光,辨别了下方向,大踏步朝出村的大路奔去。
  萧朗刚刚来到村口,未及打量四周的情况,就听到前面锣声响起,还有人大喊:“萧朗跑到这了,不要放走萧朗……”
  萧朗定睛一看,就见村口的大道上挡着十几个弓箭手,正弯弓搭箭瞄准了他,其中大喊的人好像是个小头目,正拿着萧朗的画像与他比对着,“这正是大盗萧朗,千万不要放他跑了。”
  萧朗情知不妙,这些人远在他短刀攻击范围之外,如果咬牙冲过去,即使能杀死几个,恐怕自己身上也得被射几个窟窿。看来硬闯是不行的,不如退回去另想办法。
  萧朗欲转身回走,就听到身后也是呐喊声四起,电白县的贼曹(捕头)杜恨带人闻声追了过来。
  这杜恨也是在刀口枪尖上闯荡多年,颇有江湖阅历,更是狡猾异常。他带人围攻牛四院子之时,早分出两拨人马,阻住出村的两头要道,就是要防止萧朗漏网逃脱。
  萧朗紧握手中的短刀,忽然觉得自己的胳膊有些疼,用左手一摸,原来是刚才与泼皮们打斗用力过度,以前的箭伤刚刚愈合,现在又迸裂开来,殷红的血水已弄湿他小半个衣袖。此时,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,胳膊上的箭伤又发作起来,这可如何是好?
  杜恨带住马,命人再次将萧朗团团围住,用朴刀一指萧朗:“你这贼囚,还不束手就擒?这次就是你本领再强,跑得再快,恐怕也不如这箭射快吧,你若敢负隅顽抗,我定把你射成刺猬!”
  萧朗付以不屑,“你这灰孙子,倚多为胜不算英雄好汉。你有本事,敢和我单打独斗吗?”
  杜恨阴森一笑,脸上的刀疤亮的怕人,“你想的到美,本大人今天没兴趣和你瞎磨蹭。等把你关入囚笼,你想怎麽玩就怎麽玩,到时我自会奉陪。”
  萧朗被围在中心,四周是明晃晃的刀枪及箭镞,好汉不吃眼前亏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他把手中那把短刀向地上一掷,将双臂向背后一拢,慨然说道:“来吧,萧某今日认栽了。”
  杜恨命左右把萧朗捆了,人群中有两个官兵仗着剑迟疑地走上前来,小心翼翼地靠近萧朗。萧朗见状,微微一笑。他俩见萧朗没什麽动作。才大着胆抽出绳子将萧朗牢牢捆住,推倒杜恨马前。
  杜恨让官兵们收起弓箭,用刀一托萧朗的脖子,得意地笑道,江湖上人说萧朗武艺了得,我以为有三头六臂呢,今日看来,也不过如此……”
  话音未落,就见萧朗猛然用嘴咬住杜恨的刀背,右腿飞起,杜恨得意忘形,还没等反应过来,便被一脚踢于马下。他座下那匹栗色高头大马,也被惊得蹿出去几步。与此同时,萧朗猛一吸气,说了声:“开。”只见他身上捆的比拇指还粗的绳子尽皆绷断。萧朗抖了抖胳膊,从口中取下杜恨的朴刀,一脚踏住杜恨前胸,依样画葫芦,将刀架在杜恨脖子上,轻蔑一笑:“你这不很快就领略到了。”
  杜恨大意失手,羞愤之下,一张黑脸涨成紫猪肝,一句话也说不上来。瞪着双牛眼干喘气。
  萧朗手指刚才过来捆他的那一名官兵,命他将杜恨的坐骑牵来,否则就一刀砍了杜恨。那官兵不敢不从,乖乖地将马缰递到萧朗手中。
  萧朗左手提起杜恨,翻身跃马,将他横放在马背上,又重新将刀架在杜恨脖子上,命令官兵们放下武器,让开道路。他还惦念着眉娘,想趁此机会冲回去搭救她。
  杜恨光棍出身,见此情景,醒过味来,也不管架在脖子上的刀,声嘶力竭地喊起来:“别管我,弓箭手,快快拉弓放箭。你们若放下武器,大家都得死路一条啊。”
  听到杜恨的吆喝,那些垂下的刀枪立刻又举起来,弓箭手也重新将箭头瞄准萧朗。
  萧朗用刀一压杜恨的脖子,杜恨脖子上立即渗出一道血印,“你再喊,我就宰了你。”
  谁知杜恨更是硬气,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动手吧,老子要皱下眉头,就是婊子养的!”
  萧朗把杜恨抱起来坐在马上,挡在身前,一手勒紧了他,仍旧用刀逼住他的脖子,对官兵们喝道:“你们射,萧某人拿他做挡箭牌。看看到底谁先死?”
  官兵们面面相觑,不知如何是好,他们怕误伤杜恨的性命,谁也不肯率先动手。
  杜恨却不领帐,依然喝道:“大伙快射,老子今天和他同归于尽!”
  萧朗想不到杜恨只是个县里小小捕头,却有如此胆量,也算是个好汉。萧朗本想一刀把他做了再冲出去,但起了惺惺相惜之心,就想放杜恨一条生路。照现在的情形看,他即使冲回去恐怕也不能救出眉娘,自己先脱身再说吧。
  突然,他似乎想起什麽。腾出左手在杜恨怀里乱摸起来,正好掏出一个钱袋,这正是牛四等人刚才孝敬的,其中还有杜恨自身携带的银子,加起来大约有五十多两。杜恨虽不怕死,但很贪财,一见银子落入萧朗手中,急了,“你这是干吗?”
  萧朗大笑,“你这家伙,倒有几分硬骨头,萧某路上没有盘缠,今日先借你的钱用用,不要如此麽小气!我敬你是条汉子,暂且放过你,如若你再为虎作伥,日后让我遇上了,定杀你不饶。”
  说完,萧朗奋起神威,大喝一声,一手将杜恨举到头顶,向官兵们的枪阵上扔去。官兵们怕伤着杜恨,忙不迭抛下刀枪,用手去接杜恨。弓箭手们更是措手不及,目瞪口呆地愣在那里。
  萧朗看到官兵一片混乱,把马向后倒退了几步,一抖马缰,那马也是灵俊,飞蹄便从官兵头上踏了过去。顿时就有几个被马踢倒于地。萧朗在马上左挥右砍,吓得官兵们纷纷躲闪。
  杜恨咬着牙被扶了起来,看到一个弓箭手仍在发楞,便劈手一个耳光过去,“还愣着干吗,射、射,给我射死他。”
  弓箭手们这才醒悟过来,雕翎箭如急雨般射向萧朗的背影。而眨眼间,那马已经跑出好远,将这些雕翎箭遥遥甩在身后。
  官兵们看到萧朗已远,扶住杜恨,问道:“大人,咱们还追不追?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匿名?